沈慕羽教师奖得主‧邢广生老师遨游书海

沈慕羽教师奖得主‧邢广生老师遨游书海欢喜与书为伴,终日与书共舞的邢广生老师,即使到了88岁高龄仍把握时间与书本谈情说爱,热爱生命的她透过书报杂誌接触外头辽阔的世界,敞开胸怀迎接及发现世界的奇妙,同时亦掌握门外大千世界每一天所发生的大事小事,让自己成为与时代并进的黄金族。自幼就喜爱阅读的邢广生老师,当年在民众图书馆担任理事,选购书籍的重任就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也正因为这样,让她得以在书海里遨游,一世与书籍结良缘;到了今天,邢老师仍梦想及希望能尽己力,在国内办一所心目中具有水準的图书馆,让书香散播至每一个角落。在月前举办的“2013年度教师表扬大会暨第五届沈慕羽教师奖颁奖典礼”中得奖的邢广生老师,当年也是高师班及后期日间师训华文组的讲师,她桃李满天下,教导出来的学生均有杰出的表现,在教育界建树良多。这一刻,所有掌声都属于邢老师。採访这一天,邢老师精神奕奕地分享她生活上的点点滴滴,谈她的梦想与希望……没错,是梦想与希望。谁说黄金族不能怀有梦想与希望?认识邢老师的人都晓得,邢老师一辈子与书结缘,写她与书共舞的故事,许多篇章也写不完;即使到了今天,邢老师依然没有放弃读书,阅读成为她度过黄金岁月的最写意时刻,书本陪伴她走过每一个日出日落。要进入邢老师的“书.生活”,就得从马来西亚民众图书馆与研发中心说起,这里是她植下的根,也是她要圆的梦。到新加坡为图书馆选购书“大概是50年代吧,年份我还记起来。当时有一批人觉得要保存及发扬中华文化,不仅只是创学校办教育,反之,它必须从社会教育入手,例如设立图书馆、体育馆、博物院、音乐院、歌剧院等等,这都是实行社会教育的其中一个管道。”而图书馆则是最实际、最简单,但也是效应最大的其中一项。“在殖民时期国内鲜少有图书馆,民众图书馆可说是当年唯一的中文书图书馆了。图书馆的创办人是当年的立法议员梁长龄和温典光先生。很多人以为我也是创办人之一,其实全错了,我当年只不过是受聘来管理图书馆的人,专管选书、买书和行政工作。”多年后邢老师离开图书馆到日间师训华文组当讲师,虽然公务繁重,但邢老师却从未放下担任图书馆理事一职,继续为图书馆效力。同时,邢老师当年也为马华公会于各个新村配合成人教育班而设的图书馆负责选书及买书,因此当年从图书馆阅读到的书籍可说是经邢老师的“电眼”审核的。“为图书馆外出选购书籍是一项愉快的任务,当年大马的书局少之又少,因此每一次我都一个人坐火车到新加坡去,新加坡书局多,要找适合的书比较容易。每一本书只能大略翻一翻,要看的书很多,有时候还看得眼花花呢……但那时候年轻,没有问题。”书本运过来后,她还请了坤成、循人和尊孔的同学来帮忙整理,过后再送到个别的图书馆去。由于年事已高,邢老师在年前辞去民众图书馆理事一职,让年轻一辈继续这项使命。图书馆永远是邢老师心中的一团火,虽然没有职务在身,但为图书馆付出的心志仍然燃烧着她。她有一个梦想,就是办一所心目中具有水準的图书馆,让芬芳的书香散播至每一个角落。盼图书馆闢儿童与乐龄区“首先图书馆的书籍要多,并且分为藏书类及流通书两部份。藏书是收藏具有价值的书,流通书则是可以随意看到、可供借阅的书。书籍除了有专业分类外,内部设计要舒适、明亮,桌椅设计都要讲究,如此一来大家才能在舒适的氛围下阅读。”图书馆也需另闢儿童区及乐龄区。儿童区的硬体设备要能引起孩童兴趣,且要有专人指导小朋友选择适合他们的书籍,确保孩童在阅读时不会面对障碍。乐龄区的设计主要是针对70岁以上的长者,室内可放置软性沙发、提供茶水或设有风扇区,惧寒的长者可在这里阅读。图书馆亦要善待长者,例如借书可以借久一点、可借多一些,或可由亲友代为借书还书等。甚至,邢老师也考虑到增设盲人阅读区,让失明者亦可以享受阅读的快乐,“我曾经提过这项建议,但因为中文摸字还是一个难题,要实现较困难。”邢老师也提出,图书馆必须设有“校刊”特区,收集国内各中、小学每一年出版的校刊,这是保留中文教育发展史的一大命脉。“我们要发函到所有学校,华校的发展历史就在这一本本的校刊内啊。”邢老师与书有缘,除了旅游之外,书是让她生命发光发热的另一调;因为有书为陪,邢老师的黄金生活处处飘散着书香。日间师训部当讲师一生中最快乐一日为师,终生为师!邢广生老师把自己称为终身的教育工作者,她喜爱及热爱教育,把教育当作终身职业。“我非常喜欢教育,教育是立国之本,非常重要。”邢老师语重心长的说。谈起教育,出生于中国的邢老师述说了一段难忘的回忆。“我的中学时期也恰逢是战争时期,当时我寄宿在学校,学校里所用的一切,连喝的用的水,都是校工到长江支流给挑回来的,吃的每一口饭喝的每一碗汤也是厨子精心为我们烹煮的……在课余时间,因为打仗我们哪里也去不了,所以只好留在学校教校工们读书写字,想不到竟然有非常好的成效。”从那一刻开始,邢老师就知道,教育,是扫除文盲的根本。“我们教导校工读书、学礼节……在街上碰到他们,他们会开心地向我们鞠躬,喊我们一句老师。很安慰很安慰……”邢老师说出当年的心中话。大学选科系时邢老师就慎重的选择了心目中最理想的科系――教育系,从此踏上教育的漫慢长路。当了33年讲师毕业后邢老师南来马来亚,先后在高师班及后期在日间师训华文组当讲师,“我在1980年退休,前后当了33年讲师。邢老师对大马杏坛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当今教育界的精英很多都是邢老师的学生,邢老师获颁“沈慕羽教师奖”可谓实至名归,当之无愧。邢老师特别叮咛,她当天上台领奖时忘了感谢及表扬由王超群带领的教总团队,因为他们发起了这项有意义的活动,获奖其实是其次,重点是教育工作者的付出获得肯定。而这,将影响未来有兴趣在教育领域付出的后辈,让大家一起为国家教育献一份力。值得一提的是,邢老师虽然离开杏坛廿余年,但她的心却一直留在教育领域,希望以己之力,为教育献力。这,是有迹可寻的。邢老师多年来都是《星洲日报读者爱心助学团》的助养者,除了出钱助养孩童,她还多次跋山涉水跟随助学团队伍到中国偏远地区探访当地教育实况及关注孩子教育发展,可谓身体力行,以实际行动表现出她的专业。在十月份的是趟助学团之旅,邢老师早就报名参加了,这肯定不是一趟舒适的旅程,但邢老师从来不拒绝,只希望她的爱心可以跨越国界传送出去。一位八十余岁的长者跟随团队到偏远地区“出征”,光是她的行动,就已经感动很多人伸出双手给她热烈掌声。“我当老师是当一辈子了……回想过往,在日间师训部当讲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啊。”邢老师有感而发。很佩服萧娣隔空巧遇爱书人,邢老师难掩喜色!《黄金岁月》曾经在五月份刊登一篇有关九十余岁长者萧娣喜爱阅读的报导,採访这天与邢老师谈起萧娣也在民众图书馆借书,马上就引来邢老师的兴致。邢老师一面大讚这位热爱阅读的长者,还一面要我多谈萧娣的情况,内心着实欣赏这位长者。“我很佩服她啊,她这幺喜爱阅读实在是太好了。”邢老师难掩心中的快乐,大有他乡遇故知之感。邢老师还叫我把萧娣的资料提供予她,以方便她向图书馆方面提出要求,安排给老人家特别优惠呢!搬迁书赠有缘人搬迁到槟城,书赠有缘人!邢老师在今年四月份搬迁至槟城与女儿同住,一直以来收藏在家中的书籍由于运载不方便,几乎统统都赠送给有缘的爱书之人,或捐赠予图书馆。“女儿说我年长了,要我搬去槟城与她同住。那书怎幺办呢?又搬不走,所以只好送人啦。”把书大方的送走,邢老师没有一丝不捨,反之,她为书本重获新生命,找到更懂得疼惜它们的人而感到高兴。这,看来就是世界上所有爱书之人最大的共同点了。喜游阅读过的地区热爱旅游,行遍全世界五十余个国家,遇见书上阅读过的地点喜孜孜!邢老师热爱旅游,虽然她从阅读中找到内心的喜悦,但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果有机会亲眼看看外头的世界,邢老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尤其是去到一些曾经在书本上读过的地点,感觉会特别亲切。例如直布罗陀,一个英属半岛,以战略性地点为世人所知,以前考试时老师也曾经考过我。当踏足到那儿,就会想起以前的老师、同学、考试……感觉很好。”再来有好望角,“以前读书就读过啊,现在自己就到了好望角,心里是开心得不得了。”邢老师笑着说。/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11.08
上一篇:
下一篇: